英国15岁少女投奔IS结婚生子,如今恳求重回欧洲

随着库尔德武装包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在叙利亚的最后主要据点,美军多年的军事打击终于有了建设性的成果。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月16日在推特发文,称极端组织“即将垮台”,并要求包括英国、法国、德国在内的欧洲盟友接收在叙利亚被俘的800多名本国国籍的极端分子,否则美国方面将“被迫释放他们”。

此要求在18日得到了欧洲各国的回应,领导人们纷纷表示了担忧,身在中东的欧洲极端分子多年来一直是他们的难题。首先,很少有欧洲国家在叙利亚或伊拉克设有大使馆,更不用说签订引渡条约,将本国公民引渡回国。其次,想要证明这些极端分子的身份并收集确凿的证据将其告上法庭,是一件困难无比的事情。最后,即便一切顺利,立案成功,这些本国极端分子会遭受严酷的审判,甚至是死刑,但欧盟反对执行死刑。

让IS重回家园?欧洲各国外长态度不同

德国外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18日在欧盟外长会议上对记者说:“接收本国极端分子完全不像美国想得那么容易。虽然每一位德国公民都有权回国,但我们目前在叙利亚几乎没有能力检查德国公民是否真的受到了影响。”马斯表示,德国当局必须检查本国极端分子的履历,视程度而定,对他们展开刑事诉讼。“这些人必须确保能够立即被拘留,他们才可以回到德国。”

投奔中东的法国极端分子是欧洲各国参与“圣战”中人数最多的。法国官员之所以担心,是因为在2015年和2016年,由法国巴黎和比利时布鲁塞尔先后遭遇恐怖袭击,而幕后黑手正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在法国的成员,其中就有人是从叙利亚归来的。“‘伊斯兰国’最后的领土堡垒正在倒塌,但并不意味着他们的行动已经结束。”法国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说。比利时此前也曾表示,国家不会做出任何努力来确保本国14名极端分子获释回国。与此同时,荷兰也拒绝本国的极端分子回国。

英国的回应非常直接——拒绝接收加入过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的公民回国,并剥夺他们的公民身份。英国陆军前总司令丹纳特勋爵(Lord Dannatt)警告说,认为极端组织“百分之百被击败”的想法是错误的。他说:“其意识形态、思想和背后的支持是无法根除的。这不仅会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斗争,甚至可能会演变成为下一代的斗争。”

但匈牙利的态度不同,匈牙利外交部长彼得-斯济加托( Peter Szijjarto)说,这个问题是“我们未来几个月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是组织这一批人重新回到欧洲。”斯济加托说。斯洛伐克外交部长米罗斯拉夫-拉恰克(Miroslav Lajcak)表示:“我肯定会支持把本国极端分子带回斯洛伐克。”对于欧洲各国不同的看法,他表示,“很明显有必要界定欧洲每个国家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

其他欧洲国家对此事基本上保持沉默。

出走少女要回国引发英国集体恐慌

即使欧洲大部分国家对极端分子归国一事态度强硬,但依然抵挡不住极端分子们归心似箭的诉求。当年被鼓动涌入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圣战”的这群人,如今的生活早已物是人非。

沙米玛-贝居姆(Shamima Begum)是3名逃离伦敦东部前往“伊斯兰国”的少女之一。贝居姆4年前离开英国,当时她只有15岁,尚未成年,如今她已经产下一名男婴。上周,19岁的她在叙利亚一所难民营中被发现,两周前,她从“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东部的最后一个据点巴格达兹逃脱,她现在的最大愿望就是回家。贝居姆告诉天空新闻:“人们应该对我所经历的一切表示同情。”

2015年2月,贝古姆和另外两名女学生卡迪扎-苏塔纳(Kadiza Sultana)及阿米拉-阿贝斯(Amira Abas)离开了伦敦东部的贝斯纳尔-格林。苏塔纳在一次房屋爆炸中死亡,阿贝斯的命运不得而知。

当被问及前往叙利亚是否是个错误时,贝居姆说:“在某种程度上,是的,但我不后悔,因为它改变了我这个人。这一经历让我变得更坚强,让我嫁给了我的丈夫——在英国我绝对找不到像他这样的人,让我有了孩子。只是后来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困难,我再也受不了了。”

早些时候,贝居姆家人的律师穆罕默德-塔斯尼姆-阿昆吉(Mohammed Tasnime Akunjee)在接受英国BBC采访时表示:“贝居姆的父母和家人非常高兴,因为贝居姆顺利分娩,母子平安健康。”但他补充道,由于贝居姆的另两个孩子在叙利亚意外死亡,家人们非常担心这个仅存的孩子,强烈希望母子二人能够重回英国。

法律上可行,但没有那么简单

根据国际法,英国有义务让没有其他国籍的英国人返回英国。但内政大臣萨吉德-贾维德(Sajid Javid)在《星期日泰晤士报》上撰文警告说,他将“毫不犹豫”地阻止加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的英国人回国。他写道:“我们现在面临的困难挑战是,应该如何对待那些仍在寻求回国的人。

贝居姆的丈夫是一名皈依伊斯兰教的荷兰人,据悉,他已经向一群叙利亚武装分子投降。贝居姆本人同样表示:“整整四年我都是一个家庭主妇,英国方面真的没有证据证明我做过任何危险的事情。”

英国政府在叙利亚没有领事人员,并表示不会冒任何生命危险帮助加入ISIS组织的英国人。但如果贝居姆能够到达英国驻某个认可国家的领事馆,安全官员可以“再次商议”贝居姆的回国计划。

英国内阁大臣杰里米-赖特(Jeremy Wright)在接受BBC采访时说,贝居姆的情况复杂,因为不止一人回国,新生婴儿的国籍“并不简单”。这位前司法部长补充说:“她最终将不得不为自己的行为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