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婚不育不消费,这届年轻人的穷叫做“房价太

近日,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涨幅降至9%,创下19年以来的最低,自进入2010年以来连续第9年下滑。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春节,还有几组数据也印证了居民消费的疲弱:零售和餐饮企业的销售额增速同比增长8.5%,首次跌破个位数,创下8年来新低;

春节旅游总人次增速同比下降4.5个百分点,首次跌破个位数,创下10年来最低;

虽然春节档票房再次创下新高,但观影人次下降了10.7%,上座率下滑了12.8%个百分点,换言之更高的电影票价让一部分人拒绝支付原本计划内的观影费用。

难道老百姓消费不动了?对此,有专家分析认为消费增速下降与我国居民的购房支出占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呈逐年增长不无关系。

尤其在2008年北京奥运之后,房价进入了快速上涨通道,购房支出的占比也一路攀升至33%,也是在2008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幅开始下滑,两者呈现的负相关关系在一定层面表明:房价越高,居民房贷压力越大,消费增长就越乏力。

确实,高昂的房价已经成为了全民性的社会问题,或直接或间接的导致了居民消费低迷。

而消费作为拉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之一,在高房价的抑制下,居民的消费能力下降,甚至形成了2018年的热词“消费降级”,拼多多的流行、泡面榨菜销量的逆势上涨都在侧面体现出了居民真实的消费选择。

另一种比较普遍的认知是高房价导致了超低的人口出生率,“高房价是最高的避孕药”或许是一句戏言,但如何购置一套房产切实成为了年轻人组建家庭的一道高墙。

高房价让许多年轻人想结婚却不敢结婚,在倾尽两个家庭的继续购置房产之后,长达数十年的还贷也会极大压缩生活质量,更遑论高昂的生育成本、教育成本、医疗成本,以及赡养老人的成本。组建家庭生儿育女,谈何容易?

那肯定也有不少人会问,高房租难道不是年轻人的负担吗?

当然也是,但是相比于买房还房贷,租房的选择弹性要大的多。因为租房的话有不同的价位选择,如果经济条件有限,可以选择稍微远一点的或者小一点的房源,总之,相比于买房每月都要硬性还房贷,租房的弹性能适合不同阶层的需求。

并且,租房每月省下来的钱还能用来提高个人的生活品质,向往自由和高品质生活的年轻人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巴乐兔快乐租房】,否则侵权必究。